官方热线:400-696-0565

关注我们
 

在线留言

 钧涵物业学社

联系我们

官方热线:400-696-0565
总机:010-64405671
传真:010-64405337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红军营南路15号
          瑞普大厦B座11F

北京钧涵基业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备17031226号  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二分

钧涵顾问

>
>
【地产】中国房地产野史(中)

【地产】中国房地产野史(中)

2019/07/25 17:50
浏览量

    ● 

中国房地产野史(中)

 

 

话说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房地产开始进入调整期。

中国房地产的第二个十年,和一个字有关。

 

1998年注定不平凡,这一年成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

国家寻求变革正式拉开了房改大幕:先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。在新中国坚持了近半个世纪的分房制度寿终正寝,中国正式进入商品房时代。

 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却又如此的不同。

住房制度改革其实有两个目的:

居民住宅货币化、私有化是房地产市场化的开始。

把住宅产业当作刺激内需的支柱产业来发展,这是“房地产是夜壶”的源头。

 

1998年中国建设银行发出了中国的第一份个人住房抵押贷款。货币政策进入宽松的轨道。

 

随着住房分配制度的取消和按揭政策的实施,以及当时只需首付2成或零首付,使得购房需求突然爆发:当时有钱的单位纷纷出手,把市面上的现房一抢而光。中国房地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。

 

 

那么这个十年,是和“”有关吗?可能不是。

 

取消福利分房后房地产需求大幅度增加,导致土地供应不足。

政府开始实行统一收储并出让的土地管理政策,市场上开始有了大规模的拆迁。这其中牵涉到各种的赔偿分配纷争,总之这是一场发展与民生之间的博弈。

 

 

经济的发展其实也是一场疯狂的城市化运动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市化高歌猛进,一方面是暴力不止,一方面又暴富不断,中国房地产史中就这么夹杂着悲喜交加的浓浓色彩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房地产市场潮涨潮落催生了很多房企的花式崛起与失败。

 

90年代后期,粤、闽、京、渝各派房企都有新代表企业诞生,如海伦堡、深圳地铁、花样年、建发、正荣、华夏幸福、北京城建、金科、龙湖、新希望、俊发、顺驰等。

 

靠借高利贷300万、然后抵押给银行贷款1000万、在海南炒地皮发家的“万通六君子”也终于在98年彻底散伙。

 

 

在海南炒房之余,六兄弟攒了一本名为《披荆斩棘共赴未来》的书,书中将他们自己描写为一群立志实业报国的青年知识分子,也指明他们做企业不是为了赚钱,是为当代中国知识青年探寻报国道路。这本书当时感动很多人,张欣也是因此结识潘石屹,并结为伉俪。

 

最早离开的砖厂厂长潘石屹转战北京,在1998年拆了北京二锅头酒厂,建了第一个SOHO现代城。潘石屹是真正的营销专家:他开启了全国房地产业的所谓“画饼概念时代”。

 

 

六君子中的易小迪99年创立了阳光100集团王功权成为了知名的风险投资家,王启富和刘军也开创了一番事业,冯仑则一直坚守在万通

 

 

王石99年辞去了总经理,开始玩起了滑翔伞、攀岩,并引入了大股东华润,但正是这时候对万科的股权分散问题没有处理好,才埋下了后来宝能入局的隐患。

 

宋卫平在房地产开发上春风得意,绿城逐渐成为最有品质房企的代表,他还玩起了足球,98年创建了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。宋卫平累计在足球上“玩”了25亿元,甚至还因为举报“黑哨”问题引发足坛扫黑风暴,差点遭受牢狱之灾。

 

1999年,未雨绸缪的王健林首次提出“订单式商业地产”概念,万达广场自此开始爆发。

许荣茂带着世茂最早开始了全国化布局,几年时间做到全国前十,他却低调的几次发函要求福布斯去掉自己的名字。

 

2000年政府终于对房企上市松了口,房企们也终于找到了扩张的引信——资本,天鸿宝业、天房发展、金地、金融街等一众房企纷纷借壳上市。

 

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2003年,房地产被正式确立为国民经济支柱,从此房企们更开始百花齐放。

 

这一年,如融创、融信、海亮、荣盛发展、上实发展以及鑫江置业成立,成为房地产最后一波强势企业。

 

招保万金的名头开始在业内响彻云霄。

军人出身的耿建明,带着一帮建筑工人把荣盛做成了「环京一哥」,这个房企目前依旧把总部放在发家地:廊坊。

杨国强带着碧桂园杀出一条血路,坐上了华南五虎的头把交椅。

先做了几个项目练练手的欧宗洪正式成立了融信,自此出身莆田最穷山村的欧氏三兄弟成为一代传奇:老大掌管闽系著名的欧氏投资集团,老二创办了正荣集团,老三的融信也飞速发展。

 

 

但随着03年猝不及防的非典疫情,全国成交量直线归零,这是社会与经济领域的双重考验。

 

这其中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孙宏斌。

这个年轻人当年被柳传志内定为接班人,又被他亲手送进监狱。94年四年刑满出狱后,孙宏斌去请柳传志吃饭认错。孙宏斌拿着柳传志借给他的50万元去天津开办了顺驰。

 

也许是为了弥补监狱里失去的几年,孙宏斌在顺驰发展上,玩命急速推进。顺驰在土地市场不计代价制造“地王”,甚至创下一年内同时向十几个城市扩张的纪录。

 

03年在中城年会上他叫板王石:“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,2004年的目标是100亿,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,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,包括王总(王石)。”

王石红了脸,驳斥他“睁眼说瞎话”。

要知道当时万科在全国销售住宅1.1万多套,销售额44亿,开发面积世界第一。

后来王石预言“顺驰马上会很难受”。

 

不料想,王石一语成谶。

地王和购房热导致房价暴涨过快,民怨沸腾。2004年政府逐渐出台各种政策,通过收紧信贷和土地供应两个闸门来抑制房价过快上涨。

 

房地产市场开始急转直下。一路高速前进的顺驰没能坚持太久,资金链断裂。约定注资的摩根士丹利临时变卦,让孙宏斌和顺驰面临绝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2005年中央进一步加大宏观调控力度,主要特征是供给与需求双向调控,以调控需求为主。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到2006年,成交量开始上升。

 

但是好景不长,因为当长三角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在下雪的时候,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却是一片艳阳天,房价涨得很快,结果导致3月份调控的政策又进一步加强。

 

2007年,无奈之下,孙宏斌只能将他苦心经营十几年的顺驰低价转让了出去。

回顾顺驰的败局,其实是中国房企发展史的一场缩影。观察这十年的百强房企,有一半以上都死于调控。

  

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,中国房地产跌入了谷底。

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快速向全球蔓延,世界经济出现下滑趋势,各国政府纷纷出手救市。中国经济也未能幸免,出口下降,投资减弱,房地产成量交腰斩,大批企业倒闭、劳动力失业,宏观经济出现了下行压力。

 

房地产市场风起云涌,后半年更加严重,房地产市场销售量萎缩,部分地区房价跌了50%

“打折”、“房价大幅下跌”、“降价潮”、“成交量大幅萎缩”、“楼市大幅跳水”、“量价齐跌”、“断供”、“退房”、“房地产市场寒冬”甚至“崩盘”等字眼和消息在各类媒体铺天盖地。

 

为了拯救市场,政府出台了“四万亿计划”,进一步扩大内需、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措施。

 

篇幅所限,相关内容,且听下篇分解。

    ● 

中国房地产野史(中)

 

 

 

话说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房地产开始进入调整期。

中国房地产的第二个十年,和一个字有关。

 

1998年注定不平凡,这一年成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

国家寻求变革正式拉开了房改大幕:先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。在新中国坚持了近半个世纪的分房制度寿终正寝,中国正式进入商品房时代。

 

 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却又如此的不同。

住房制度改革其实有两个目的:

居民住宅货币化、私有化是房地产市场化的开始。

把住宅产业当作刺激内需的支柱产业来发展,这是“房地产是夜壶”的源头。

 

1998年中国建设银行发出了中国的第一份个人住房抵押贷款。货币政策进入宽松的轨道。

 

随着住房分配制度的取消和按揭政策的实施,以及当时只需首付2成或零首付,使得购房需求突然爆发:当时有钱的单位纷纷出手,把市面上的现房一抢而光。中国房地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。

 

 

那么这个十年,是和“”有关吗?可能不是。

 

取消福利分房后房地产需求大幅度增加,导致土地供应不足。

政府开始实行统一收储并出让的土地管理政策,市场上开始有了大规模的拆迁。这其中牵涉到各种的赔偿分配纷争,总之这是一场发展与民生之间的博弈。

 

 

经济的发展其实也是一场疯狂的城市化运动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市化高歌猛进,一方面是暴力不止,一方面又暴富不断,中国房地产史中就这么夹杂着悲喜交加的浓浓色彩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房地产市场潮涨潮落催生了很多房企的花式崛起与失败。

 

90年代后期,粤、闽、京、渝各派房企都有新代表企业诞生,如海伦堡、深圳地铁、花样年、建发、正荣、华夏幸福、北京城建、金科、龙湖、新希望、俊发、顺驰等。

 

靠借高利贷300万、然后抵押给银行贷款1000万、在海南炒地皮发家的“万通六君子”也终于在98年彻底散伙。

 

 

在海南炒房之余,六兄弟攒了一本名为《披荆斩棘共赴未来》的书,书中将他们自己描写为一群立志实业报国的青年知识分子,也指明他们做企业不是为了赚钱,是为当代中国知识青年探寻报国道路。这本书当时感动很多人,张欣也是因此结识潘石屹,并结为伉俪。

 

最早离开的砖厂厂长潘石屹转战北京,在1998年拆了北京二锅头酒厂,建了第一个SOHO现代城。潘石屹是真正的营销专家:他开启了全国房地产业的所谓“画饼概念时代”。

 

 

六君子中的易小迪99年创立了阳光100集团王功权成为了知名的风险投资家,王启富和刘军也开创了一番事业,冯仑则一直坚守在万通

 

 

王石99年辞去了总经理,开始玩起了滑翔伞、攀岩,并引入了大股东华润,但正是这时候对万科的股权分散问题没有处理好,才埋下了后来宝能入局的隐患。

 

宋卫平在房地产开发上春风得意,绿城逐渐成为最有品质房企的代表,他还玩起了足球,98年创建了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。宋卫平累计在足球上“玩”了25亿元,甚至还因为举报“黑哨”问题引发足坛扫黑风暴,差点遭受牢狱之灾。

 

1999年,未雨绸缪的王健林首次提出“订单式商业地产”概念,万达广场自此开始爆发。

许荣茂带着世茂最早开始了全国化布局,几年时间做到全国前十,他却低调的几次发函要求福布斯去掉自己的名字。

 

2000年政府终于对房企上市松了口,房企们也终于找到了扩张的引信——资本,天鸿宝业、天房发展、金地、金融街等一众房企纷纷借壳上市。

 

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2003年,房地产被正式确立为国民经济支柱,从此房企们更开始百花齐放。

 

这一年,如融创、融信、海亮、荣盛发展、上实发展以及鑫江置业成立,成为房地产最后一波强势企业。

 

招保万金的名头开始在业内响彻云霄。

军人出身的耿建明,带着一帮建筑工人把荣盛做成了「环京一哥」,这个房企目前依旧把总部放在发家地:廊坊。

杨国强带着碧桂园杀出一条血路,坐上了华南五虎的头把交椅。

先做了几个项目练练手的欧宗洪正式成立了融信,自此出身莆田最穷山村的欧氏三兄弟成为一代传奇:老大掌管闽系著名的欧氏投资集团,老二创办了正荣集团,老三的融信也飞速发展。

 

 

但随着03年猝不及防的非典疫情,全国成交量直线归零,这是社会与经济领域的双重考验。

 

这其中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孙宏斌。

这个年轻人当年被柳传志内定为接班人,又被他亲手送进监狱。94年四年刑满出狱后,孙宏斌去请柳传志吃饭认错。孙宏斌拿着柳传志借给他的50万元去天津开办了顺驰。

 

也许是为了弥补监狱里失去的几年,孙宏斌在顺驰发展上,玩命急速推进。顺驰在土地市场不计代价制造“地王”,甚至创下一年内同时向十几个城市扩张的纪录。

 

03年在中城年会上他叫板王石:“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亿,2004年的目标是100亿,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,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,包括王总(王石)。”

王石红了脸,驳斥他“睁眼说瞎话”。

要知道当时万科在全国销售住宅1.1万多套,销售额44亿,开发面积世界第一。

后来王石预言“顺驰马上会很难受”。

 

不料想,王石一语成谶。

地王和购房热导致房价暴涨过快,民怨沸腾。2004年政府逐渐出台各种政策,通过收紧信贷和土地供应两个闸门来抑制房价过快上涨。

 

房地产市场开始急转直下。一路高速前进的顺驰没能坚持太久,资金链断裂。约定注资的摩根士丹利临时变卦,让孙宏斌和顺驰面临绝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● 

 

2005年中央进一步加大宏观调控力度,主要特征是供给与需求双向调控,以调控需求为主。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到2006年,成交量开始上升。

 

但是好景不长,因为当长三角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在下雪的时候,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却是一片艳阳天,房价涨得很快,结果导致3月份调控的政策又进一步加强。

 

2007年,无奈之下,孙宏斌只能将他苦心经营十几年的顺驰低价转让了出去。

回顾顺驰的败局,其实是中国房企发展史的一场缩影。观察这十年的百强房企,有一半以上都死于调控。

  

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,中国房地产跌入了谷底。

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快速向全球蔓延,世界经济出现下滑趋势,各国政府纷纷出手救市。中国经济也未能幸免,出口下降,投资减弱,房地产成量交腰斩,大批企业倒闭、劳动力失业,宏观经济出现了下行压力。

 

房地产市场风起云涌,后半年更加严重,房地产市场销售量萎缩,部分地区房价跌了50%

“打折”、“房价大幅下跌”、“降价潮”、“成交量大幅萎缩”、“楼市大幅跳水”、“量价齐跌”、“断供”、“退房”、“房地产市场寒冬”甚至“崩盘”等字眼和消息在各类媒体铺天盖地。

 

为了拯救市场,政府出台了“四万亿计划”,进一步扩大内需、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措施。

 

篇幅所限,相关内容,且听下篇分解。

 

新闻资讯

NEWS

阿v天堂,亚洲日韩天堂在线,在线v片免费观看视频,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,天堂v网,日本不卡高清免v,